<button id="fmika"><acronym id="fmika"></acronym></button>

  • <dd id="fmika"><track id="fmika"></track></dd>
    <dd id="fmika"></dd>

    <form id="fmika"><strike id="fmika"><u id="fmika"></u></strike></form>
    <em id="fmika"><ruby id="fmika"><u id="fmika"></u></ruby></em>

    <ol id="fmika"></ol>
    <rp id="fmika"></rp>

    1. <dd id="fmika"></dd>
      1. 補充膳食纖維作用與茶文化傳播,發酵食品,茶葉與人類生活

        1、淺談發酵食品(點擊閱讀)

        2、茶的最初形態是什么樣呢?(點擊閱讀)

        3、茶的功能性與傳播

        4、茶的殺菌作用與茶文化傳播

        5、補充膳食纖維作用與茶文化傳播

        6、咖啡堿的刺激作用與茶文化傳播

        7、茶與現代社會生活的關系

        8、普洱茶與當代人腸道菌群養護

        9、普洱茶保健的部分機理淺談

        3、茶的功能性與傳播

        我們盤點一下茶的功能:

        第一,它能夠降低大量食用燒烤的燥熱。

        第二,它能夠讓人在炎熱的環境下保持一份頭腦的清醒。

        第三,它是一種蔬菜,作為膳食纖維的補充。

        第四,通過咀嚼茶葉,可以利用酚類的殺菌作用殺死口腔和腸胃里的有害細菌。

        第五,解油膩。

        還可以繼續補充第六第七等等……這里暫不延展。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茶的用途越多,它就越容易與其它地區其它文化形態的發生嵌合。

        4、茶的殺菌作用與茶文化傳播

        比如殺菌作用,在麥克法蘭《綠色黃金》中提到“采食茶葉的猴子往往體格健康,生存能力強”,按照這種說法,茶葉在猴子文化中已經發揮作用,與猴子建立共生了。人類利用茶葉,開始也許是出于對猴子的模仿。這個觀點有待更詳盡的研究,但可以利用茶葉控制有害菌這一點,在今天也很有參考意義。

        英國正是由于飲茶習慣的普及,間接解決了飲用水安全問題,從此人口素質提升,經濟逐漸發達,成為一代帝國。

        對于有意改善貧困的慈善組織來說,推廣茶文化是個不錯的選擇。(本章敘述不再展開,相關案例可以參考《綠色黃金》)

        5、茶的補充膳食纖維作用與茶文化傳播

        “寧可三日無糧,不可一日無茶”

        “一日無茶則滯,三日無茶則病”

        “茶是血,茶是肉,茶是生命”

        ——藏地諺語

        茶葉能夠補充膳食纖維,這一特點對缺乏蔬菜的牧區,尤其是雪域高原有重大意義。

        清代檀萃在《滇海虞衡志》中寫“西蕃之用普茶已自唐時”。也有民間傳說,藏區的茶葉是文成公主帶去的。從漢語文獻記載看,西藏從唐代初期(公元七世紀)開始用茶。

        但從藏地自身出發,用茶時間其實更早。如果認為茶葉是伴隨佛教傳入的,在公元三世紀(按不同譜系也有說四世紀到五世紀),吐蕃贊普拉托托日就有好佛之名。而民間佛教傳入時間更早。

        藏語中有專門指代“茶”的語詞,聽起來更像“槚”,這比“茶”的發音更為古遠。從語言學角度來說,藏語中的“茶”大概率與漢語無關。楊海潮老師在《茶文化初傳藏區的時間與空間之語言學考證》一文中,得出結論:“推測古代藏族人民(或其先民)最先是從滇川交界區域(而不是四川)認識到茶的?!?/p>

        2016年,《scientific reports》刊登了中英聯合考古報告,用考古實物證明在1800年前西藏已經開始用茶。

        考慮到西藏到滇蜀的距離比中原更近,藏地用茶的歷史還有大量可供研究的空間。

        在今天,傳統的藏民每天都要喝大量酥油茶,踐行著“茶是生命”的行動。

        木霽宏、陳保亞、徐涌濤、王曉松、李林、李旭6人,在1990年和馬幫走了一百多天,從云南德欽到西藏昌都,又轉到四川康定,完成了“茶馬古道”命名,出版了《滇藏川“大三角”文化探秘》。

        這里我引用一段書中的話:

        “記得我們在中甸歸化寺調查的時候,喇嘛捧上的第一道禮物便是酥油茶。我們咂上兩口,面有苦色,礙于情面,故意贊不絕口。3天以后,我們開始領悟到酥油茶的力度和純香。5天以后,我們不喝酥油茶更覺四肢無力了。我們琢磨準是上癮了,就像抽煙喝酒一樣。后來有一位藏醫告訴我們,高原寒冷,蔬菜少,酥油茶既可增加能量,又可維持體內維生素。從此酥油茶成了我們的主食,我們每人都懷揣木碗一只,調查累了,就在雪水溪旁盤腿打坐,打上一壺酥油茶提精神。我們不僅在考察茶馬古道的文化,我們同時已經開始進入了這個文化?!?/p>

        開始進入藏區不習慣酥油茶,隨后發現離不開酥油茶,這是很多在藏區旅居客的共識。藏區人民喝酥油茶的重點其實不僅在于補充能量,而更在于補充膳食纖維。

        藏區自然環境惡劣,食物相對欠豐富,但最缺乏的不是谷物和肉類,而是蔬菜。

        膳食纖維能幫助大便成型,缺乏膳食纖維會導致便秘,所以就有了“一日無茶則滯”的說法。

        “滯”還算是小問題。但腸道菌群如果長期得不到膳食纖維的滋養就會萎縮,進而導致免疫系統屏障能力下降,人就容易生病。這就是大問題了,所謂“三日無茶則病”。

        在缺乏膳食纖維供應的雪域高原中,如果能引入一種可補充膳食纖維的食品,無疑將提高這個地區人們的生存狀態。

        所以,藏民與茶葉一接觸之后,就再也離不開了。雪域高原的人們對于茶葉的需求量非常之大。

        但需要注意,藏區對于茶葉的需求,側重于膳食纖維的攝取。所以藏區需要的茶不是漢地人喜歡的細嫩芽茶,而主要是粗老的邊茶(形態一般是磚茶)。

        邊茶是用成熟晚采,甚至是刀割下來的茶樹粗老枝葉為原料,利用微生物發酵制成。富含水溶性膳食纖維。

        由于歷史上往藏地運送茶葉困難,供應有限,所以邊茶對于藏民極為珍貴。邊茶的吃法也體現出了這種珍貴。

        首先,邊茶一定要“煮”。因為“泡”并不能保證膳食纖維的充分溶出,只有煮才能最大限度地榨出水浸出物。水溫每高一點,能溶出的水溶性膳食纖維(水溶性多糖)都會多一點。

        第二,茶渣也富含寶貴的膳食纖維。這里摘錄茶渣的三種用法:1、“茶渣如油,給孩子吃”。2、窮人買不起磚茶,就撿喇嘛扔掉的茶渣吃。3、進藏馬幫中趕馬人都把茶渣喂給騾馬,這樣騾馬走路明顯更有勁。(參考《藏茶》李朝貴 李耕冬)

        由于藏區不產茶,藏民又對茶葉有強需求,所以歷代漢地政權都通過直接干預邊茶供給來制衡西藏?!安桉R互市”“邊茶專賣”都是其中內容。

        英國人在十九世紀嘗到了茶葉貿易的甜頭,不久也發現了西藏市場對于茶葉有著巨大需求,并做出判斷,印度茶在西藏大有可為。

        英國人為此嘗試了很久,結果是,“印茶不能以西藏人自己的方式來飲用。如果印度茶用水煮沸,相比西藏人飲用的茶葉而言,它會變得非???,難以消化......他們并不準備飲用印茶。以至于即使在完全由英國統治的大吉嶺,也會發現這里的大多數西藏人正在費力地從中國西部獲取價格高至兩到四倍的邊茶?!边@段話來自英屬印度政府中的“西藏通”查爾斯·貝爾(Charles Bell)。(參考《印茶侵藏?——基于中英檔案數據之研究》馮翔,載于《中國經濟史研究》2020年第6期)

        至于中方記載中,雖然對印茶入藏極度警惕,但對印茶品質卻頗為不屑,認為印茶性燥而熱,而且由于機器壓制,有機油味,難以入口。

        也有更“權威”的觀點,比如學醫5年的孫中山先生對中國茶和外國茶就有如下對比:

        “就茶言之,是為最衛生,最優美之人類飲料,中國實產出之,其種植及制造,為中國最重要工業之一,前此中國曾為以茶葉供給全世界之唯一國家,今則中國茶葉商業已為印度、日本所奪。惟中國茶葉之品質,仍非其他各國所能及,印度茶含有丹寧酸太多,日本茶無中國茶所具之香味,最良之茶,惟可自產茶之母國即中國得之?!?參考《建國方略》孫中山)

        這些看法雖然主觀情緒重,但不妨礙其中的關鍵問題。

        為什么印度茶在占盡價格優勢的情況下,最終退出了西藏市場?

        秘密在于發酵。(這還真是個秘密,茶葉發酵技術一度被要求保密。)

        藏地用茶主要都是發酵過的邊茶(又叫“藏茶”)。

        吃邊茶(藏茶),吃的是膳食纖維,茶葉葉底雖然基本由纖維構成,但大部分不能為人體所吸收。只有通過發酵之后,微生物把本來不溶于水的纖維分解成小段,形成水溶性膳食纖維,才更適合人體。

        同時發酵會大幅降低丹寧酸(酚類)含量,進而降低了茶葉的刺激性(性燥而熱)。這正是印度茶的“問題”。從現在可找見的資料中來看,英國人在當時并沒有意識到發酵的意義,只是把發酵當做緊壓前的軟化準備。

        也不是英國人笨,是當時人們對微生物的了解太少了。后來新中國自己主持邊茶生產的時候,也在機械化進程中走過不少彎路。

        在《茶葉全書》中,威廉·烏克斯如是寫道:“磚茶多銷往西藏,1917年以前,俄國是磚茶的一大市場。這些磚茶,都是中國生產。西藏地區的磚茶,是四川制造,制法非常簡陋。制茶者采取細葉制成上等茶后,剩下的粗葉、茶梗、茶枝裝入袋中發酵數日,然后用手挑選分為三級,再用蒸汽鍋蒸。等到柔軟后,與用米水粘過的茶末混合,再壓成11×14英寸的磚塊,每塊重約6磅?!?/p>

        跟雪域高原類似,西北和北方游牧民族同樣缺乏足夠的膳食纖維源,雖然沒有像西藏缺乏得如此緊迫,但對于茶葉的需求也很大。

        對于漢地中心而言,“以茶治邊”的意義就在此基礎上得以展開,所謂“國不可一日無君,君不可一日無茶”。

        原標題:

        補充膳食纖維作用與茶文化傳播|發酵食品,茶葉與人類生活——從茶葉傳播的歷史片段淺談普洱茶對現代人的意義(三)

        來源:茶葉進化論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暫無評論

        欧美黑人巨大精品videos_国产午夜片无码区在线播放_xxxxx性bbbbb欧美_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不卡
        <button id="fmika"><acronym id="fmika"></acronym></button>

      2. <dd id="fmika"><track id="fmika"></track></dd>
        <dd id="fmika"></dd>

        <form id="fmika"><strike id="fmika"><u id="fmika"></u></strike></form>
        <em id="fmika"><ruby id="fmika"><u id="fmika"></u></ruby></em>

        <ol id="fmika"></ol>
        <rp id="fmika"></rp>

        1. <dd id="fmika"></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