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fmika"><acronym id="fmika"></acronym></button>

  • <dd id="fmika"><track id="fmika"></track></dd>
    <dd id="fmika"></dd>

    <form id="fmika"><strike id="fmika"><u id="fmika"></u></strike></form>
    <em id="fmika"><ruby id="fmika"><u id="fmika"></u></ruby></em>

    <ol id="fmika"></ol>
    <rp id="fmika"></rp>

    1. <dd id="fmika"></dd>
      1. 茶是徑山茶 道是徑山道

        孟冬時節,竟入徑山。

        入山的路上,心中的盼望歡暢,如萬斛泉源,滔滔汩汩。若問緣由,便叫我從何說起呢?徑山茶,天目碗,陸羽,徑山寺,無準師范,牧谿禪師的《六柿圖》,禪茶一味,徑山茶宴是日本茶道的源頭……那么多令茶人仰慕、激動的風物、風范、風雅之人,彩云般的,一朵又一朵,都升騰縈繞在徑山之上,千年不散。而我,居然有機緣入徑山“吃茶去”,這種喜悅,對一個愛茶成癡的人,實在大到難以言傳。

        徑山位于杭州余杭,為天目山余脈。唐太宗貞觀年間(627-649),僧人法欽遵“乘流而下,遇徑而止”的預言,在徑山創建寺院。唐太宗詔至闕下,賜他為“國一禪師”。法欽在寺院旁植茶樹數株,采以供佛,不久茶林便蔓延山谷,鮮芳殊異。徑山寺自此香火不絕,僧侶上千,并以山明、水秀、茶佳聞名于世。宋政和七年(1117),徽宗賜寺名為“徑山能仁禪寺”。自宋代起,徑山寺遂有“江南禪林之冠”的譽稱。

        正是在宋代,日本高僧紛紛來中國求法,而徑山寺是他們向往的圣地。于是,千光榮西將天目山茶籽和制茶法帶回了日本;希玄道元將徑山茶宴禮法帶回了日本,制定了《永平清規》;南浦紹明更是將虛堂智愚贈送的一套徑山茶臺子與茶道具,以及七部中國茶典,一并帶回了日本。

        所以,從源頭上說,日本茶道,茶是徑山茶,道是徑山道。

        吃茶去。徑山茶宴。主持的是一位姓王的女茶藝師,眉目清秀,脂粉不施,穿一領赭色麻衫,長發綰成一個單髻,穿著和神態都溫和清淡,恰與茶相宜。這些年見到的表演茶藝的女子,有的過于柔艷,美人擾了茶的清凈;有的過于高冷,近乎妙玉姑娘,都讓人不能安心領受茶中三昧。而這一位,卻是讓我想起一個詞牌——“端正好”。她坐下來開始烹水,并不言語,但隨著她的動作,茶席漸漸光亮起來,不知何處傳來了《高山流水》的琴聲。然后她為我們點茶,是徑山茶,但不是葉茶,而是自己碾磨的蒸青綠茶的末茶(這便是蔡襄的《茶錄》與宋徽宗的《大觀茶論》中均提及的點茶程序中的“碾茶”工序;而“末茶”就是“抹茶”,當年在日本留學,一聽“抹茶”就知道是中文“末茶”二字)。只見茶師“羅茶”“候湯”“熁盞”已畢,注少許沸水入甌,皓腕徐移,有人輕問:“這是做什么?”茶師輕道:“調膏?!闭?。隨即“注湯”,環注盞畔,手勢舒緩大方,毫不造作。拿起茶筅,持筅繞茶盞中心轉動擊打,我忍不住脫口而出:“擊拂?!币驗檫@是“初湯”,明顯的,她的腕力蓄而不發,再注湯(“第二湯”),這回直注茶湯面上,急注急停,毫不遲疑,再“擊拂”時,但見皓腕翻動,一時間一手如千手,令人目不暇接,這一回茶師力道全出,擊打持久,眼見得湯花升起,茶湯和湯花的一綠一白,分明而悅目。第三湯,湯花密布,越發細膩,隨著不疾不徐、力道與速度勻整的“擊拂”,湯花云霧般涌起,蓋滿了湯面……

        如果擊拂的輕重、頻率、運筅不當,擊拂之后,湯花會立即消退,露出水痕(即蘇東坡詩“水腳一線爭誰先”的“水腳”),宋代就叫“一發點”,是點茶失敗的一種表現。而這次的湯花白如霜密如雪,還經久“咬盞”,我們后來在隔壁用餐,頻頻過來探視,過了一個小時,湯花居然保持完好,始終沒有露出“水腳”,實在令人驚嘆。這是我見過的最精彩的點茶了。

        茶道有“和,敬,清,寂”之說,對其中的“寂”,我一直體會不真切,在日本感受和揣度到的,似乎接近外表殘缺、暗淡、干枯而蘊含厚味的“侘寂”,至于中國茶道,自然又不盡相同。

        這一次,在徑山,我悟到了何為“寂”。

        在徑山寺,當我們在禪房中品飲禪師親手烹制的徑山茶時,有一位同行的朋友問:“外面在施工,會不會影響你們每天的功課?”禪師微微一笑,又一位朋友說:“施工是一時的,游客倒是一年四季來的,可能你們會覺得吵?!倍U師依舊專心致志、動作和緩地將茶斟完,然后輕聲答:“這些都和我沒有什么關系?!北砬椴懖慌d,不,連一絲漣漪都沒有起。

        這才是“寂”——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不為所動。不受環境影響的“安”和不隨外界轉移的“定”,以及超脫,便是茶道中的“寂”。

        “寂”是方式,由此進入茶,但通過茶,“寂”也是結果。這一層,我從來沒有想到過呢。坐在徑山寺的茶席上,不敢造次妄言,但心中喜悅,如茶香飄起,似湯花涌起。

        茶席上的插花,是一枝細小而素白的茶花,就是我們在上山的路上隨處可見的,不知何時,竟然飄落了兩瓣,剩下的幾朵,以一種隨時可以滑落的姿態停留在枝上。徑山寺,竟然連一枝茶花都美得微言大義。眾人不知何時都靜默了。一安靜,頓覺整座徑山是空山,外面落葉滿徑滿山,唯有面前這一盞茶,越喝越潤了。

        潘向黎,女,現為民進十四屆中央委員、民進上海文化藝術委員會主任,《文匯報》高級編輯,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上海市作家協會副主席。

        來源:潮新聞客戶端 通訊員 潘向黎,信息貴在分享,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暫無評論

        欧美黑人巨大精品videos_国产午夜片无码区在线播放_xxxxx性bbbbb欧美_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不卡
        <button id="fmika"><acronym id="fmika"></acronym></button>

      2. <dd id="fmika"><track id="fmika"></track></dd>
        <dd id="fmika"></dd>

        <form id="fmika"><strike id="fmika"><u id="fmika"></u></strike></form>
        <em id="fmika"><ruby id="fmika"><u id="fmika"></u></ruby></em>

        <ol id="fmika"></ol>
        <rp id="fmika"></rp>

        1. <dd id="fmika"></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