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fmika"><acronym id="fmika"></acronym></button>

  • <dd id="fmika"><track id="fmika"></track></dd>
    <dd id="fmika"></dd>

    <form id="fmika"><strike id="fmika"><u id="fmika"></u></strike></form>
    <em id="fmika"><ruby id="fmika"><u id="fmika"></u></ruby></em>

    <ol id="fmika"></ol>
    <rp id="fmika"></rp>

    1. <dd id="fmika"></dd>
      1. 藏客——茶馬古道馬幫傳奇(八)

        走西藏草地的馬幫一上路以后,就沒有什么蔬菜可吃。西藏大部分地區又高又冷,沒法種蔬菜,藏族也沒有種菜的習慣。再說,大多數時日都是在杳無人煙的地方行走,到哪兒去找蔬菜?趙應仙他們當年曾從麗江帶過一些白菜、蘿卜、南瓜籽去,在扎玉種過。我們半個世紀后去時,在沿途的村寨里都吃到了蔬菜,有白菜、南瓜、土豆,甚至還有青椒,不知是不是要歸功于當年的馬幫?

        不過在趙應仙他們走西藏草地時,茶馬古道上有的是野菜。從云南一路進入西藏,到處都有各種野菜。趕馬人有時邊走邊采,到晚上開梢時,就有美味可口的野菜吃了。如果天天頓頓就是酥油茶、糌粑,對平時很講究吃蔬菜的麗江人來說就有些難以接受。幸虧有那些野菜。它們為趕馬人提供了大量維生素,也提供了難得的佳肴。

        那些大山和河谷里,有的是野蔥、野韭菜,比家栽的細一些,騾馬都可以放開吃。野菜里最為美味的,可能要算鮮嫩碧綠的竹葉菜,苦涼苦涼的,顯然可以解熱毒,又有一股清甜,采了來煮臘肉最好吃了。因為它長得像嫩竹,故名。這東西要在海拔高的叢林里才生長。

        夏天過去時,草地、林間還少不了各種蘑菇。趙應仙他們當然知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那都是馬幫們相互傳授的。有現在很吃香很昂貴的松茸,有一窩菌、羊肚菌等等。他們常吃的一種是白白的、嫩嫩的,因為麗江沒有,就叫不上名字,只把它叫白菌,它的味道最好。

        在田妥過去一點點的地方,在怒江邊的牟門地方,那里居然出產葡萄,甜的葡萄,有食指頭那么大,很好吃。趙應仙住在邦達的時候,曾經到過那里購買那兒藏族自己釀造的葡萄酒,買了來過年喝。那是個有百十戶人家的大村子。那里還出產一種最好最體面的毛料,叫“牟門拉瓦”。拉瓦就是毛料布的意思,完全用手工紡織成,在麗江都很出名,麗江人去哪兒做客帶上一點“牟門拉瓦”作禮物,就不得了啦,給人家做坎肩什么的最好納西女人最喜歡它。那毛料細細的.跟現在的細毛呢一樣,“他們會搞呢不得了呢?!倍嗄旰筅w老先生還贊不絕口。

        在茶馬古道上,常見的一種動物就是旱獺。旱獺可以說就是特大號的老鼠,嘰嘰地叫,經常坐在草原上它們的洞旁,兩只手掬在胸前,像是作揖拜佛的樣子,因此藏民從不傷害它們。據說要是傷害它們的話,它們還會流淚哭呢!但我覺得它們表面上很令人同情,但實際上它們干的大多是壞事。趙應仙他們當年打過旱獺,還吃它的肉。旱獺的肉很不錯,就是有點肥,草腥味重了一點。旱獺身上倒有一種好東西,那就是它的肥油。旱油據說可以治風濕,非常有效,只要抹在風濕處,它就能把風濕拔出來。起先我不相信有那么神,一點肥油怎么就能吸出風濕呢?我們將旱宰殺后,藏民紛紛來討肥油。那油簡直沒辦法盛裝,即使放在玻璃瓶里,它都會滲透出來,一下把其它東西粘得油乎乎的。只有用旱轍的肚子,才能裝住它的油不漏。這還是趙老告訴我的。我那時根本不知道,所以就沒能帶一點回來。蘸一點旱獺油抹在巖壁上,那油就會一直流下來,可見其質量之好。

        除了旱獺,趙應仙他們打獵最常打到的獵物還有雪雞,學名叫藏馬雞現在可是國家保護動物。它們通常二三十只一群群地活動,白天一起覓食晚上棲息在一起,但有一只有經驗的老雞不睡,擔負著為雞群放哨警戒的任務,一有動靜,它就會發出警報。雪雞很笨,既飛不高,又飛不遠,長得又漂亮惹眼,味道又十分鮮美,自然就成了人們獵獲的對象。

        有時候打不到什么野味,趕馬人就挖開旱懶洞,往往能發現里面囤積著數量讓人吃驚的草籽和一種叫延壽果的植物根莖。

        延壽果比花生米小一點,也像花生一樣長在地下,其實是一種植物的草根,一節一節的,紫紅色,有的長長的,是茶馬道上最好吃的野果,而且名字也非常好。在草原上經??梢砸姷剿鼈?貼地面長著齒狀的葉子??梢詫⑺鼈儊沓?。如果將它拌上酥油,放點糖就更好吃。德欽人最愛吃這種野果。馬幫偶爾帶一點回麗江,大家也很愛吃,是饋贈親朋好友的又一種珍貴禮物。無論是進西藏;還是從西藏回來馬幫們的行囊里從來不會缺乏各種稀罕古怪的物品,他們將各地沒有的東西帶來帶去,大大開闊了人們的視野促進了各種各樣的交流。

        趙應仙在茶馬古道上還見過一種奇異的現象:西藏有一種鳥會跟老鼠住在同一個窩里相互之間還很有“義氣”。在天冷的時候,鳥兒會背著小老鼠去曬太陽。沒吃的時候,老鼠就會把扒來的延壽果與鳥一起分享。

        茶馬古道上的趕馬人都知道鳥鼠同穴的故事。我當然沒見過,只是后來在別的書里讀到有這樣的現象。我只能說,在那片高原上,也許什么都是可能的,什么奇異的自然現象都可能存在,就像那兒存在著許多奇異的文化現象一樣。

        原文發表于2010年5月26日《云南政協報》7版

        圖片來源于網絡

        作者:李旭


        暫無評論

        欧美黑人巨大精品videos_国产午夜片无码区在线播放_xxxxx性bbbbb欧美_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不卡
        <button id="fmika"><acronym id="fmika"></acronym></button>

      2. <dd id="fmika"><track id="fmika"></track></dd>
        <dd id="fmika"></dd>

        <form id="fmika"><strike id="fmika"><u id="fmika"></u></strike></form>
        <em id="fmika"><ruby id="fmika"><u id="fmika"></u></ruby></em>

        <ol id="fmika"></ol>
        <rp id="fmika"></rp>

        1. <dd id="fmika"></dd>